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小说全集网 -> 都市言情 -> 蜗牛先生的孤单蔷薇

章节目录 第十四章事后谈话(微h)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人们为何而接吻呢?

    是因为……爱吗?

    还是因为……欲呢?

    他们在拥吻。

    当简安从顾遇胯上落下,他张开了怀抱,接住疲倦的她。然后,简安捧起他的脸,就那样吻住了他的唇。

    顾遇很难解释,为什么刚开始抗拒接吻的简安突然主动了起来。就算是事后,他也只能归结成大概她是因为做爱时的情动。

    但他们的确在接吻。

    那个吻和之前的吻不同。先前简安的那个吻,带着暧昧不清的挑逗意味。然而这个吻时,简安已经比先前熟练了很多,两个人缠绕在一起,唇齿相依,软舌相绕,缠绵绵长。

    简安专心地吻着,赤裸的身体伏在顾遇身上,顾遇被勾得,发出了一声轻浅的低吟。

    她终于被顾遇的声音惊醒,睁开了眼。触到那张脸,手撑在他的肩膀上,离开了他的唇。

    顾遇正在兴头上,连下身也开始变热。对于简安的离开,他还有些恋恋不舍。但他也看到了简安的神情,她像如梦初醒,咬着唇,低下了头,眼神游移,似不知道该看哪。

    少女的脸颊因为刚才的运动还残留着红润的光泽,又或许因为害羞,泛起淡淡的粉。看得顾遇大口咽了口口水,不过他忍了下来。

    “咳。”他搂着她的腰,让她躺在了自己的身边。

    她的脸上还渗出不少汗水。他见了,手掌抚上她的脸,想为她擦去汗水。有那么一刻,简安像是被牵引着,脸不由自主地贴上他的手掌。不过,那只是一瞬间。她很快发现了什么,脸埋入了枕头,躲开了顾遇的手掌。

    他的手一顿,叹息着,不过没有停止动作,还是帮她擦去了汗水。

    说到底,他们之间发生的一切,都是因为她想迎合白煜的口味。

    他算什么?不过是一个“实验用品”。

    心里淌过复杂的滋味,他倒也没说什么。

    简安僵硬地受着顾遇为她擦去汗水,她低着头,忽然想起了什么。她望了望床单,咬着嘴唇,经过内心的斗争,问了顾遇一个问题。

    “顾遇,为什么我……没有见红啊?”

    顾遇的手一顿。

    “为什么……我没有疼啊?”

    沉默,总之就是房间内陷入了一股诡异的沉默。

    “不是都说,第一次会出血吗?”

    简安见顾遇不言语,又问了一个问题。这一连串的问题扔出来,重重敲击在顾遇的心上,差点让他吐血。

    顾遇的手停在简安的脸上,看到简安那双眼睛里满是好奇。配合着他们刚刚做过的事,这种好奇放在当下的场景,使得两个人之间这时候未免显得……有些奇怪。

    他要怎么回答这个问题?

    这个问题可以回答得很简单,比如他可以说自己太小太短不能触到关键的地方,但是……呸呸呸,他为什么要在这种事情上撒谎?

    但是如果这个问题细讲起来,在刚刚做爱以后给她上性教育这也太……破坏气氛了。

    “简安,”顾遇心思复杂地开口,“你就……你就没查过一点资料么?”

    想当初顾遇为了自己的第一次可是想办法查阅了不少资料。记得那时候,有个哥们曾经说过:“你就用力操,大力地操,只要那玩意儿够壮,还不能把女人操得下不来床嘛。”

    不过还好,顾遇没听那帮子哥们儿的各种提议,而是自己通过不少途径了解了许多知识,也还好他找的女朋友都是有经验的,就做爱这件事,双方沟通愉快,沟通愉快也能让他们做爱顺畅,免去了不少烦恼。

    问题就是……他面前的简安对这方面的了解等同于……一张白纸。

    简安想了想:“小说上都这么写的啊。”

    许多小说都那么写的,甚至有男主因为女主第一次流了血,珍而重之,好像那层膜因为一个男人破裂是什么宝贵的事,才因此发生了感情上的偏移或者变化。

    “那……除了小说,你还看过什么……?”

    “没了。”简安答道,“我藏那些小说都够麻烦了,哪儿还敢看别的。要是被我爸妈发现,我得被他们扒一层皮。”

    这虽然是实话,顾遇也知道简家家长谈性色变。但是,简安难道就没想过别的办法了解一下,哪怕稍微了解一下呢?

    “邹静也说她和男朋友第一次的时候很疼啊,也流血了。”简安提道,她以为自己和别人不一样是有什么问题,有些担忧。

    周围的人也是那样告诉她的,父母告诉她女孩子的贞洁是那样的珍贵,女孩需自爱自重,尤其学生时代更应该把精力放在学习上,要和男生之间保持“正常”的同学关系。要是简爸简妈知道简安已经和她的女同学之间讨论过性,只怕要昏过去。不过女生到了这个年纪,也能有自己了解的渠道。虽然她们获取的渠道来自电视剧或者小说,抑或是经过盲目的探索,但她们的答案却是惊人的一致:都说女孩子的第一次一定会流血,因为处女膜被捅破了。那些女孩子在私底下口耳相传着她们所知道的经验,眼中闪烁着神秘新奇的光,好似过了那关,她们就长成了什么大人,或者用更准确地词汇——“女人“,会更合适。

    那一层膜是如此的可贵,仿佛女人有一半的价值都体现在她的贞洁上。一个女人如果交付出自己的第一次,好像就会拥有特殊的含义。倘若她没有流血,就会受到伴侣的责问,好像如果不是第一次她就不值得被珍惜,抑或是好好对待。

    没有人会质问男人的第一次去了哪里,大概是因为他们的身上不存在某种象征物。至少简安周围的人,她的父母认为简安对性一无所知乃是好女孩的美德,而好友也一知半解,更不会有谁会提出这样的问题。

    他看着面前知识匮乏的简安,心底沉沉叹了口气。

    他知道简爸简妈严防死守,不让简安接触相关知识,生怕她小小年纪“早恋”,“偷吃禁果”误入歧途。

    性是如此的复杂,复杂到能够独立成为一门学科,供许多人探讨研究。这一门学问从诞生,到衍生,被人发明了许许多多的知识,也许到现在,或者到未来,都还会增长,还会有为人类所探知的“事实”。

    对于简爸简妈来说,也许他们认为简安的无知才是保护她的防护壳。可是,如果真的“无知”,恐怕连自己受到伤害都不知晓。

    何况从现在的结果来看,防,是防不住的。想探索的,TA还是会自己探索。而自己探索的不见得会了解那么多,于是催生出了许多这样那样的悲剧。

    与其说无知所以不会去做,倒不如说就是因为无知才助长了悲剧的发生率。

    他看着简安,温和地说:“第一次不一定会疼,也不一定会流血。”

    “不想你疼,所以用了一些办法。”他解释道。

    “哦……”简安长长地应道。

    看她对性了解得少,顾遇想起她在一开始没有主动要求戴套,蹙眉道:“你……你和白煜那什么的时候,记得让他戴套。”

    简安想当然地说道:“为了避孕吗?我可以吃药啊。”

    “邹静说她男朋友就不爱戴,说戴了做得不爽。到时候万一白煜他也……”

    顾遇被她气得差点一口气没提上来。

    因为太过生气,顾遇弯起食指,不客气地敲在了简安的额头上。

    她疼地“哎哟”一声,委屈地喊了一声:“顾遇!”

    顾遇轻哼一声,说是什么都不知道,但看样子没少从闺蜜那边听说一些乱七八糟的东西。

    “戴套只是为了避孕吗?”顾遇沉声问。

    看简安眨眨眼,神情认真,像是地想给予一个“是”。顾遇又叹口气,眼看着方才的旖旎氛围一跑而光,他认了命,开始给她上起了课,告诉她戴套的要紧。

    “戴套不光是为了避孕,还有防病啊。你说说你那个白煜,他玩那么花,万一有个什么病,过给你怎么办?”

    “而且不只是白煜,“顾遇强调,”以后不管和谁,你都得做好保护措施。男人要是因为爽不想戴套,那他就不是个好东西。”

    简安看着顾遇一脸严肃,轻轻笑出了声。随后,她似想到什么,眼中闪动着意味不明的光,问道:“那如果……以后是和你呢……?你要是不想戴套呢?”

    顾遇愣了一下,没想到她会问出这样的问题。但稍后,他很坚决地回答道:“我……我也不行!”

    他说得很坚定,那义正言辞的样子,宛如在说什么天经地义的大道理。

    “总之到时候,你一定要那个白煜戴套”说完,他又说道,“他不肯,说明他只在乎自己,那还留着他干嘛?赶紧把他踹下床去。”他说得口干舌燥,连他自己都觉得自己真是苦口婆心。

    “噗嗤——!”简安被他的说法逗乐,在他面前笑出了声。

    “简安。”他看着她笑起来,轻轻地说,“到时候你自己得小心点。”

    “真出了事……”他想起简爸教训孩子时拿起的棍棒,心里一沉,“我也保不了你。”

    他们这时候太弱小了,虽然对世界充满了好奇,充满了探索欲,可却远远没有拥有保护自己,或者承担责任的“力量”。

    顾遇听说过,他们学校有的女生怀了孕,被家长发现,家长带着女儿上学校找人。最后女生和男生都受了退学处分,但之后,她们怎么样了呢?

    那些如花一般的女孩子,在还未成熟的时候犯了错,也不知道会遭到怎样的对待。她们的人生在那个时间掀起了一场风浪,之后没入大海,不见踪迹。

    可尽管出事的学生那样多,还是有学生偷摸着探入禁区,哪怕知道会面临暴风雨,或许都还心存侥幸,并前仆后继。

    顾遇想到这,那些女生的身影和简安的脸重合,忽然间打了个哆嗦。

    简安发现了,问道:“你怎么了?”

    “没什么。”他摇摇头,赶走了阴影一般的想法,而后叮嘱道,“要是那个白煜有欺负你,你告诉我,我一定教训他。”

    顾遇说得认真,却没想到简安“噗“地笑出声。

    顿时,顾遇觉得脸上有些没面子:“笑什么?!”

    “咳。”简安清了清嗓子,“就是……没见过你打架的样子,不知道你还会打架。”

    “我当然会。”顾遇说,对上她的眼眸,心情复杂,“我只是少打。”

    只是没有让简安和简爸简妈知道他会打架。

    房间里的空调还在吹着风,少男少女的身体藏在被褥下,赤身相对,聊着天。

    简安望着顾遇,问了一句:“顾遇……你……是不是有女朋友来着。”

    随着她问出这个问题,顾遇又陷入了一阵诡异的沉默。

    这丫头怎么回事儿啊?现在才问这个问题?

    她现在才知道他有女朋友吗?啊???

    她的羽睫轻轻颤动着,接着问:“那你女朋友要是……要是知道你和我……”她没有再说下去,不过他们都懂她接下来要说的是什么。

    就这回事件来说,顾遇的确坐实出轨,毋庸置疑。

    顾遇生出一股烦躁。

    “知道就分了。”他随意地说,看上去似乎一点也不在意。

    “男人么,身和心是可以分开的。”顾遇这么不要脸地说出这句话,小小的年纪,充分展现了渣男的潜质。

    哦这话也不对,就他现在做的事来说,他已经确实是个渣男。

    简安撇撇嘴,轻声发出了指控:“渣男!”

    顾遇不由气结。倘若别人说出这话也就算了,可简安说这话他就不服气了。

    “我是渣男,你是什么?”他气得伸手,用力捏了一把她的胸。

    她和他躺一起呢,还刚刚“骑”过他,说他是渣男?那他俩也是狼狈为奸的奸夫淫妇,哼!

    “嗯……”虽然闭紧嘴,简安还是忍不住发出了一声呻吟。

    顾遇脸色一变,掀开被子,从床上起来,走向卫生间。

    简安抬头,问道:“顾遇,你怎么了?”

    “洗澡。”隔着门,他没好奇地说。

    他确实是洗澡。

    花洒处喷出冷水,他咬着牙,硬着头皮站在了冷水下。

    方才就因为接吻涌起的情潮,好不容易因为他们的谈话压抑下去,结果因为简安一声娇吟,下半身瞬间就起了反应。

    连他自己都后悔,他捏她的乳房干嘛?这不是自找苦吃么他?

    其实他倒没什么,再来几次他都受得。可是想想简安也才第一次,他不能那样没轻没重地索取无度,所以只好生生忍着,冲了回冷水澡。

    不过,今天的冷水似乎失去了效果。性器还在股间挺立着,一点也没消下去的痕迹。他没办法,只好站在花洒下,双手解决自己需求,快速撸动起性器。

    他急于解决,撸得很快,想着赶紧解决,心烦意乱之间,突然脑海响起了刚才那个的呻吟。他浑身打了个激灵,性器的前端就那样射出了精液。

    艹!他暗骂了一声。回想今天种种,他也不知道自己是什么了,似乎总是因为简安会发生一些异样的情况。

    他烦躁地冲了澡,清理干净身体,正想找毛巾擦干,突然想起先前冲完澡拿着毛巾走了出去。

    妈的,他又骂了一声,打开了卫生间的门。

    房间里,似乎是因为疲倦,简安合上了眼皮,睡了过去。

    他从地上捡起毛巾,没有上前叫醒她,而是在心里计算着时间。他和她找了看电影的借口,电影票早就被他准备好。想想一部电影的时间,再看了看他们花了多少时间,顾遇看着觉得还有些余裕,让她睡一会儿没什么。

    说起来,简爸简妈好像很放心顾遇和简安之间的关系。该说是因为他们平常斗嘴打闹看起来水火不容,还是说他们太相信作为“优等生”顾遇的人品。

    这样一想,顾遇又觉得有些对不住简爸简妈。毕竟他们对他的人品深信不疑,自然也想不到顾遇和简安会做出这样荒唐的事。

    想着想着,他擦着湿漉漉的头发,视线落在了简安的身上。

    她盖了被子,被子遮去了她身体的大半部分,不过还是伸出了手臂,圆润的手臂挡在胸前。她就那样安静地睡着,胸口沉稳地起伏,睡颜安详,没有一丝防备。

    艹!顾遇憋着劲,关上了浴室的门。

    妈的,他无奈地看着再次复苏的“小弟”。

    他妈你是没见过女人还怎么?他无情地指控着自己的“小弟”,至于么?这才隔了多久,啊?至于看着简安又这么起来么?

    “小弟”不会说话,“小弟”有苦说不出。

    他没办法,只好气鼓鼓地坐在马桶里,再一次自己动起手来。

    弄着弄着,他忽然觉得不对劲。

    简安什么都没穿,凭什么在他面前毫无顾忌地睡过去?

    怎么?她真不怕他会不管不顾地扑过去,再要她一次?

    要知道,他……他可是个男人!!

    男人可都是下半身思考的动物!

    顾遇独自在浴室里愤愤地想着,琢磨着等简安醒了一定要问她一句。

    她他妈的是不是根本没把他当男人!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