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小说全集网 -> 历史军事 -> 农门茶香远

第四百六十一章 一夜白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两人午后回了山庄,顾青竹拿了几件小衣服和小鞋子,送到罗霜降的住处,这是她坐船回来那七八天里做的。

    罗霜降十分喜欢顾青竹绣的虎头鞋,拿在手上左看右看,爱不释手。

    顾青竹笑道:“罗姨,你若喜欢,我再做几双大的,等小弟会走的时候穿。”

    罗霜降拍拍她的手:“罢了,你那么忙,怎还能分神再让你做这些,我闲时,自个做了一些,秋雁和右玉几个大丫头也帮着做了几套,足够穿了。”

    两人又说了几句旁的话,顾青竹就回了茶香院。

    “你与罗姨说了?”慕锦成正坐在桌边喝茶,抬头问。

    “我刚将钱数报给罗姨,她便说,既将钱交给我们,就不过问用途,由着我们自个做主,她只专心等小弟到来。”顾青竹无奈道。

    “这么豁达的女子,当真是活过两世的,将一切看得这般透彻,晓得什么才是她最想要的。”慕锦成倾身给她倒了一杯茶。

    “如罗姨一般睿智内敛的女子还有肖夫人,咱们明日去看看她吧。”顾青竹啜了口茶道。

    “好,我答应肖骏去看他母亲的。”慕锦成点点头。

    这日夜里下了雨,及到天明才放了晴,山路泥泞,马车不好走,两人便骑马去了,所幸肖家住的小村子离着不远,出了山,骑马一个多时辰便到了。

    因着是第一次来,进了村,两人牵马前行,这里不同旁处乡村,有一条新铺成的青石板路,延伸到各家各户,虽然刚下了雨,脚上却半点不沾泥。

    两人正准备找人问路,迎面跑来两个嬉戏打闹的四五岁小孩儿,顾青竹笑眯眯地弯腰问:“你们知道肖奶奶住在哪里吗?”

    “是给我们村捐学塾铺路的肖奶奶吗?我知道!”一个小男孩自告奋勇地高高举起小胳膊。

    “你带我们去,这些糖就归你了!”慕锦成探手从马袋里摸出一把饴糖。

    “我也知道!”另一个年纪小的,看见糖就移不开目光,也跟着说。

    “好,一人一把。”慕锦成又掏出一把,分给两个小孩。

    得了糖的孩子像两只欢喜的雀儿似的,一路飞跑着嚷嚷:“肖奶奶,你家里来客人了!”

    在一处不起眼的院落前,两个小孩站住了,抬手一指,异口同声道:“就是这里!”

    慕锦成将马拴在门前的大榆树上,提上茶篓,和顾青竹一起上前叩门。

    来开门的人,竟然是金福,他见着他俩十分惊喜:“三爷,少夫人,你们回来了?”

    “金伯,你今日怎么在家?”慕锦成疑惑地问。

    “三生酒楼的菜色向来公认得好,如今钱家倒台了,老客回来不少,董旭经管有方,又谨慎又细致,处处照顾妥当,故而并不需要我日日在那里。”金福笑着将他们让进来。

    顾青竹环顾四周,只见院落整洁干净,昨夜刚下了雨,却不见半点残花落叶,她轻声问:“肖夫人可好?”

    “我家夫人……好着呢。”金福一直将他们往正堂让,“你们先坐,我去请夫人。”

    金福吩咐门口的小丫头上茶,自个转身走了。

    隔了会儿,金玉藻一身烟色素衣走了进来,她脸上未施脂粉,头发也只用一根桃木簪着。

    当顾青竹看见她满头银丝,不由得惊地低呼:“夫人,你的头发!”

    不过几月不见,金玉藻满头青丝竟然全变成了白发!

    面对顾青竹的惊诧,金玉藻倒是极为淡定,微微一笑道:“老了,哪有不白头的?”

    “可……”慕锦成顿了顿,展颜道,“我在燕安城中遇见肖骏,他说,再有个一年半载就能回来陪您了,到时等他娶了媳妇,再给您生几个孙儿,红火的日子还在后头呢,您可不能老呢!”

    金玉藻轻轻颔首:“这些时日,我儿长进不少,这其中少不了三爷的帮助,叫我拿什么做感谢都不为过,若他日后回来了,我希望你们仍然能相处地像兄弟一样,他是老肖家的独苗,没有兄弟姊妹,我只怕他将来孤单。”

    她的话让慕锦成有些许不安,他赶忙说:“夫人放心,我与肖骏情同手足,互相帮衬是一定的。”

    “那便好,我就放心了。”金玉藻别有深意地说。

    三人又说了会儿村里有趣的人和事,中午,金玉藻留他们吃饭,都是地里采摘的新鲜蔬菜,吃着十分鲜嫩~爽口。

    午后,金玉藻小憩,顾青竹夫妻告辞。

    “金伯,夫人身体还好吧?”慕锦成终于忍不住开口问送他们离开的金福。

    金福面色戚戚,哀叹道:“唉,我家夫人自接到少爷的信,又哭又笑熬了一夜,第二日就满头白霜了,我也曾请章大夫来看过,可除了旧疾,并未新添病症,可她却一日日越来越衰老。

    说起我家老爷和夫人,在外人眼里,身份地位悬殊太大,不甚匹配,可只有我知道,老爷是真心爱护夫人,将她宠成一个人的公主。

    夏日打扇,冬日暖脚,更因为夫人生少爷时难产,他便不肯再要小孩,夫人还曾想将陪嫁的丫头给他做姨娘,也被他直接回绝了。

    老爷走得突然,夫人心里一直提着一口要报仇的气,方才撑到现在,如今不仅找到了杀害老爷的凶手,还查实了当年之案,这让夫人了却夙愿,却也卸了她强撑的那口气。

    夫人给村里办了学塾,又修了这条路,还物色了村长家的大姑娘,她所做的这些,都是在给少爷铺路,让他能在这个村里被人尊重地生活下去。

    如今,夫人的身体每况日下,却不让我跟少爷说,生怕他丢下学了一半的经管之道,连夜赶回来,可我心里日日如火煎似的,唯恐有什么闪失,你们今日能来陪陪她,对她是很好的安慰,但愿能留她一留。”

    告别金福,慕锦成牵马慢行,黯然道:“没想到,冤案得雪,竟然能销毁了一个人活下去的勇气和力量。”

    “肖掌柜和夫人伉俪情深,若不是有一口报仇的气吊着,肖夫人只怕那日就随肖掌柜一同去了,这也是为什么她明明有两件稀世珍宝,却没有及时自救的原因,她那时一定心如死灰,恨不能同赴黄泉。”顾青竹挽着他的胳膊道。

    慕锦成反握顾青竹柔荑,坚定地说:“我一辈子,不,下辈子也不轻易松开你的手!”

    两人回到山庄,刚坐下喝茶,就见薛宁领着忍冬来了。

    “给慕三爷和少夫人请安。”忍冬规规矩矩行礼。

    “忍冬姑娘,快请坐。”顾青竹指了指下首的椅子。

    “谢少夫人,忍冬是为小姐送信来的。”忍冬自有分寸,她没有坐,而是上前递了一封信。

    顾青竹心里既盼望,又有些担心,飞速拆开信封,极快地浏览了一遍。

    “守备大人肯见我们了!”顾青竹满脸惊喜,将信给慕锦成看。

    “明日?这可太好了!”慕锦成也跟着高兴起来。

    “老爷明儿恰巧有事要到南苍县县衙办,小姐就顺势安排三爷和老爷见一面,三爷和少夫人若是答应明日赴约,我便这样回去复命。”忍冬屈膝一礼说。

    “我们明日定早早去府上,谢谢忍冬姑娘在这么热的天气里跑一趟。”顾青竹客气地说,随即看了眼右玉,“多赏些辛苦钱。”

    右玉答应了,送忍冬出去。

    慕锦成激动地在屋里转圈:“这事可真顺利!”

    顾青竹也很高兴,这可是这几个月来,做的最不费力的一件事了,若是谈妥了,慕绍台就能早些放出来,说不定还能赶上罗霜降生产,到时,自然是皆大欢喜。

    “不行,我得告诉二哥去!”慕锦成喜滋滋地出门了。

    顾青竹想要再细细盘算下,明日怎么和守备大人说话,毕竟高官的时间有限,并没有多少时间听无用的废话。

    半个时辰后,正当顾青竹理顺了思路,就见慕锦成又垂头丧气地回来了,他不是第一次碰钉子,却是越挫越勇,非要死磕慕明成那颗冰凉的心。

    “你没事吧?”顾青竹递给他一杯茶。

    “无事!二哥今日肯和我多说几句话了。”慕锦成勉强露出一丝笑容道。

    “在我面前,有啥装的,是不是二爷又骂你了?”顾青竹有些心疼地走到跟前问。

    “还是我媳妇最好了!”慕锦成借机抱住她。

    顾青竹没有拒绝,而是温柔地拍拍他的背,她知道他极不容易。

    虽然不被慕明成看好,慕锦成夫妇第二日还是很早出门,赶往南苍县。

    经过一夜的思考,慕锦成决定送出那两件玉器,若是一定要选择,他当然会毫不犹豫地选择不惜代价地救家人,他想肖夫人和肖骏会理解他的。

    在三生珍宝行取了玉如意和玉碗,两人直奔谢家。

    忍冬早在门房等着,一见着他们就请进前厅,谢莹已经坐在那里等候了。

    主宾寒暄了几句,顾青竹关切地问:“谢小姐的腿如何?”

    谢莹心情不错,语气愉悦道:“我给御医看了你给的药方,他觉得十分对症,还说我再有一个月就恢复行走了,可见你的药十分管用。”

    “谢小姐客气了,还是你的身体底子好,恢复快。”顾青竹谦逊道。

    三人又说了会儿话,不知不觉就到了巳时正刻,谢莹转头对忍冬说:“你去前头瞧瞧,看老爷的来了没有。”

    忍冬低低应了一声,匆匆出去了。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