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小说全集网 -> 玄幻魔法 -> 当太子穿成大福晋

正文 第50章 大团圆结局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啊!!!”

    弘昭见到胤礽的第一个反应就是“活见鬼”了,他这个前太子二叔不是已经挂了好几年了吗,为什么他又见到他了,是他眼花了,还是真的见鬼了……弘昭不信邪地揉了揉眼睛,然后放声尖叫,他想起他给两个弟弟讲的故事了。(wwW.)【 ]

    “你给朕闭嘴!”不容弘昭叫完,胤禔直接伸手捂住了他的嘴,深更半夜的,他这么鬼哭狼嚎,把人都招来了咋整。

    “皇、皇阿玛……你放、放……唔……”弘昭被胤禔勒得有点喘不过气,在他身前拼命挣扎,想要挣脱出来。

    “放开你可以,不许叫了哈。”胤禔贴在弘昭耳边威胁道,语气非常之严厉,大有“你不答应我就不放手”的架势。

    “嗯、嗯……”弘昭这会儿也顾不得想胤礽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了,他只知道,要是胤禔再不放手,他就要完蛋了。

    “你快松手,看把孩子都吓成什么样儿了?”最后解救弘昭的还是手忙脚乱把自己收拾整齐的胤礽。

    “咳咳咳……你到底是谁啊?”弘昭边咳边问,这个人只是和二叔长得很像,说不定不是呢。

    “是你该问的问题吗?”胤禔单手拎着弘昭的衣领,把他拎到身边,耳提面命道:“当做什么都没看到,知道吗?”

    “皇阿玛,你怎么可以这样啊?你对得起我皇额娘吗?”深深呼吸两口新鲜空气,弘昭想起自己听墙角的目的了。

    “朕哪里对不起你额娘了?”胤禔其实更想说的是,傻小子,你额娘就在你面前站着呢,不过考虑到故事的复杂性和可信度,他放弃了这个打算,而是毫不心虚地反问回去,他就不信胤礽还能拆他的台子。

    “你、你……”弘昭被气得说不出话,事实都摆在眼前了,还用得着他明说吗,夜半三更、孤男寡男、衣冠不整……就是胤禔说他们什么都没做,弘昭也是不信的,“你们在一起鬼混,就是对不起我额娘!”

    听着儿子对“自己”的维护,胤礽脸上一阵青一阵白的,心里不是个滋味,如果不能告诉弘昭真相的话,在他眼里,他这个二叔大概就是祸国殃民的祸水型人物了,胤禔听了弘昭的话也是哭笑不得,这事儿,到底该怎么解释呢。

    没等胤禔和胤礽想好措辞,弘昭又嚷嚷上了,“难怪弘皙总和大哥纠缠不清呢,原来是家学渊源……”

    “弘昭,你说什么?给朕再说一遍!”弘昱和弘皙的关系,胤禔也是前不久才知道,却不想弘昭也是知情的。

    “我是说有其父必有其子,上梁不正下梁歪……”反正该说不该说的都说了,弘昭越发口无遮拦。

    “啪!”虽然弘昭说的大致和事实相符,可是胤禔听着还是很不舒服,怎么在他儿子眼里,他和胤礽的关系,就变成见不得人的了,还有弘昱,他和弘皙又是怎么回事……胤禔坚决不承认,他现在打出的这一巴掌,有迁怒的嫌疑。

    “皇阿玛,你……”弘昭委屈地拿手捂着被打的左脸,眼泪汪汪地看着胤禔,从小到大,还没人动过他呢。

    “胤禔,你做什么?”弘昭挨打,最生气的不是他自己,而是胤礽。他亲亲苦苦生的儿子,自己个儿都没舍得打过,怎么能被他打,哪怕他是弘昭亲爹也不行,胤礽一怒之下就忘了自己现在的身份,伸手把弘昭拉到了身边。

    “你放手啦!”弘昭这会儿看胤礽正不顺眼呢,被他拉着手更是别扭,用力挣脱了出来。

    而胤礽也很快反应过来,他现在不是伊尔根觉罗氏,是“死而复活”的前皇太子,弘昭眼里勾引他皇阿玛的人。

    “弘昭,不得无礼!”虽然胤礽竭力掩饰,胤禔还是在他眼里看到了一闪而过的受伤的眼神,出言喝住了弘昭。

    “哼!”弘昭不以为然,冷冷哼了声,往胤禔这边蹭了两步,看着胤礽的眼神,始终充满敌意。【 ]

    “弘昭,你先回去,今晚的事不得对任何人说起,你这两天也不要到处乱跑,好好在屋里呆着。”不管要不要给弘昭交待,要怎么交待,都得他和胤礽统一口径再说,于是胤禔强行赶走了弘昭,还关了他两天的禁闭。

    “儿臣遵旨。”弘昭闷声闷气地应了下来,气呼呼地走了,临走之前,还狠狠瞪了胤礽两眼。

    “这孩子,真是越大越不懂事。”胤禔自嘲地笑了笑,那笑里还带着些许歉意。

    “弘昭的脾气是急了点,不过心意还是好的。”胤礽倒没胤禔想的那么生气,无论如何,弘昭都是在维护他嘛。

    “你说,我们要不要把真相告诉弘昭?”胤禔征求胤礽的意见,如果不说,弘昭对胤礽的心结,估计就是一辈子了。

    “还是不要吧,反正我也要带着弘明走的。”胤礽不想节外生枝,至于弘昭那边,就只能说对不起了。

    “弘昭刚才提到弘昱和弘皙,他是怎么知道的?”因为暂时找不到留下胤礽的理由,胤礽很聪明地转移了话题。

    “说不定就和今天一样,无意中撞上的。”胤礽明显对这个话题不感兴趣,信口开河道。

    说实话,其实他觉得自己挺冤枉的,明明就什么都没做,却被亲生儿子误会了,想解释吧,还不知道从何说起,难道真要把上辈子还有上上辈子的事情都翻出来,再说了,就是他们真给弘昭说了,他信不信还是个问题呢。

    接下来的几天,弘昭果然每天乖乖躲在房间抄写经书,弘景和弘晨几次叫他出去玩,他都不肯。

    “三哥,你说二哥是不是吃错药了,他居然在抄经书哎……”连着几天没有故事听,弘晨无聊了。

    “二哥有没有吃错药我不知道,不过他犯错了却是肯定的……”要不他能这么安静,真相帝弘景如是道。

    耐着性子抄了好几天的经书,胤禔却是没有要见他的意思,弘昭急了,他要不要把这件事告诉两个姐姐呢,要知道,那个二叔,可是被皇阿玛安排在吉日格拉和琪琪格的身边呢,他也不怕他居心不良……

    弘昭从来就不是个憋得住事情的人,胤禔迟迟不给他个解释,他终于忍不住了,冲出房门直往大公主的住处而去。

    妞妞的脾气,比起弘昭只有更急的,胤禔那边还没得到消息呢,她提着鞭子就冲进胤礽住的帐篷了。

    换个身份回来之后,胤礽不是没见过女儿,不过以前都是远远地看,人前的固伦淑宁公主,还是很端得住的。

    不像现在,气急了的妞妞挥着鞭子的模样让胤礽想起她小时候和十三阿哥打架的情景了,顿时有点挪不开眼。

    “我和你说话呢,你听到没有?”发现胤礽在走神,本来就很不爽的妞妞,现在更不爽了。

    “听着呢,你继续……”胤礽微笑道,不得不承认,还是这个样子的妞妞看着顺眼,像是他家宝贝公主。

    “你是我二叔吧?”妞妞向来是个吃软不吃硬的人,胤礽态度一软和,她就凶悍不起来了。

    “嗯。”胤礽默然颔首,早知道弘昭是个藏不住事情的,他就该让胤禔多派几个人看着他。

    “你当初既然走了,现在又何必回来呢?”妞妞拒绝去想弘昭描述的存在于胤禔和胤礽之间的不正常的关系,尽量让自己的语气变得平和一点,不要让人一看就觉得她是来闹事的,尽管她的初衷,就是想和胤礽干上一架。

    “……”胤礽没说话,也不知道该说什么,他总不能说他是为了想见他们姐弟几个才回来的把,这话没人信啊。

    “为了弘皙和哈宜呼,你还是不要让人发现你比较好。”至于胤礽为什么没死,妞妞不去追究原因,她家皇阿玛都能不在乎了,她一个做女儿的,有什么立场去管这种事情,只要他和皇阿玛不是弘昭说的那样,其他的,她无所谓。

    “我会尽快离开的。”虽然这个话说起来有点难受,不过女儿这个要求,胤礽还是可以满足的。

    “但愿你信守承诺。”眼不见心不烦,只要胤礽同意离开,就算他和胤禔有过什么,她也不打算过问了。

    “妞妞,你是怎么说话的……”终于,胤禔得到消息匆匆忙忙赶了过来,进门第一句话就是训女儿的。

    “我有说错什么吗?”妞妞骄傲地抬起下巴,她觉得,她对胤礽已经很客气了。

    如果,她是说如果,如果让她知道,他皇阿玛真有对不起他皇额娘的地方,她才不会这么客气呢。

    “他是你的……二叔。”胤禔终究还是没有说出事实,只是提醒妞妞,对待长辈要客气点。

    “瑞恭亲王不是四年前就薨了吗?”一听胤禔话里话外都是护着胤礽的,妞妞的态度开始变得尖锐。

    她甚至有些怀疑,这位太子二叔当初的“假死”,根本就是他和皇阿玛串通好了的一场戏,要不然,堂堂一个亲王,想“假死”也是不容易的,若是这样的话,他和皇阿玛的关系,就真的有点值得怀疑了。

    “这不是你该问的事情。”前两天是儿子,现在是女儿,胤礽觉得自己的忍耐要到尽头了。

    “你有什么资格命令我?”妞妞的神情愈发倨傲,她很不喜欢胤礽这种“你是小孩子,我不和你计较”的语气。

    “妞妞,他比任何人都更有资格命令你。”胤禔突然意识到,即使实在对方不知情的情况下,被儿子、女儿一致放到敌对的位置,这对胤礽来说,绝对比见不到孩子们还要痛苦,他想,他有必要说出事实了,至少是部分的。

    “胤禔,你不要说了。”现在不是说出真相的时候,妞妞她们不仅不会相信,说不定还会更钻牛角尖的。

    “为什么?”妞妞转过脸看向胤禔,一脸明显不信的表情,除了他和皇额娘,谁有资格随便命令她啊。

    “妞妞,你和你额娘之间,应该有很多只有你们才知道的秘密吧?”虽然是问句,胤禔的话却很肯定。

    “有啊,可是……”妞妞挑了挑眉,眼神越发锐利,“这和你刚才说的话有什么关系?”

    “有些事情,也许你可以向他……”胤禔抬手指了指胤礽,“……求证的。”胤禔故意没把真相说出来,他需要妞妞自己去想,只要能搞定这个大女儿,底下那几个,基本上就没有问题了,在他家孩子们眼里,大姐姐的威信很高的。

    “唉……”胤礽长叹了口气,既然胤禔把话都说到这个份上了,他不和妞妞对质也不可能了。

    “皇阿玛,我不懂你的意思。”她和额娘之间的秘密,她二叔怎么可能知道,这太不可思议了。

    “妞妞,我知道这一切很难接受……”要不是亲身经历,换了别人跟他说,他也不信的,“不过,正如你所见到的,那些事情除了你和你额娘,再没人知道的,不是吗?”胤禔谆谆善诱,准备引女儿上钩。

    “那又怎么样?”妞妞的想法不自觉地受到了胤禔的影响,但是她拒绝想下去。

    “你说呢?”胤禔仍然不准备说出答案,他要妞妞亲自说出来,自己想到的和别人说的,那是不一样的。

    “不可能的,这不可能……”这个人明明就是她二叔,和她额娘半点关系都没有的……妞妞用力晃了晃脑袋。

    “妞妞,你不要晃了,你想到的……都是真的。”胤礽很好心地建议道:“如果你还不信,你可以把哈宜呼叫过来,他和你皇阿玛也有不少秘密呢。”被人摆了道不还击,这不是太子爷的风格。

    “难道说……”妞妞惊讶地张开了嘴半天没合拢,敢情这种夺舍的事情,在她阿玛和额娘身上都发生了。

    胤禔和胤礽不敢出声打搅妞妞,生怕她一个不小心,被他们给打击大发了,只能安安静静站在一旁,等她继续回味。

    “那你现在,到底是我二叔,还是我额娘啊?”妞妞的接受能力比胤禔和胤礽预想地都要强大,很快问出新问题了。

    “都是吧。”胤礽只能这么说,因为他同时有着太子和大福晋的记忆,而且他们还没敢给妞妞说起上辈子的事情。

    妞妞彻底傻眼了,连声说脑子太乱,要回去好好想想,让他们都不许打搅她,说完就拎着鞭子闪人了。

    “大丫头这是信了还是没信啊?”生平第一次,胤礽拿不准女儿的态度了。

    “半信半疑吧,估计回去再想想就没事了。”毕竟胤礽刚才说的很多事,是伊尔根觉罗氏以外人不可能知道的。

    过了两天,妞妞果然想通了,大半夜的闯进妮妮的帐篷,姐妹两个聊到天亮,也亏得那天策凌不在,不然笑话大了。

    然后天刚亮,她们两个又去找了弘昭,再不可思议的事情,同时从两个姐姐口中出来,弘昭很快也接受了事实。

    剩下的弘景和弘晨两个就更好说了,被哥哥姐姐一通天花乱坠说下来,半点没疑问就改口叫胤礽“额娘”了。

    为了回报胤禔的“好意”,胤礽把真相也告诉了哈宜呼,省得她有事没事老躲着胤禔。

    因为真相已经大白,从塞外回京的路上,胤禔开始谋划一个计划,一个他和胤礽可以双宿双飞的计划。

    回到宫里,已经是太后的惠妃高兴地告诉他们一个好消息,太子妃怀孕了。

    于是胤禔立马做出决定,等儿媳妇生了儿子,他就传位给弘昱,至于他和弘皙,他就随他们的意了。

    武安八年,太子妃钮钴禄氏诞下嫡皇长孙永琛。同年底,皇帝传位太子。

    弘昱继位之后,胤禔自由了,收拾了个小包袱就带上弘明,跟着胤礽出门游山玩水去了。

    “我们就这么悄悄走了,景儿、晨儿他们知道会闹的吧?”胤礽的语气颇有些心虚。

    “要是把弘景、弘晨都带上,该闹的就是弘昱了,到时候朝上的事情怎么办?”弘景和弘晨闹,还有弘昱和上书房的师傅压着,要是弘昱闹别扭了,谁制得住他啊,两相比较之下,胤禔还是觉得大儿子比较不能得罪。

    “不是还有弘皙和弘昭吗?”只带上弘明一个,胤礽始终不甘心,弘景和弘晨的年纪也不大呢。

    “弘皙和弘昭不对付,指望他们,不现实的。”只要能让弘昱安心待在京城处理政事,胤禔不介意得罪其他儿子。

    “你啊……”胤礽撇了撇嘴,不说话了,弘景和弘晨是他生的,性子他清楚得很,那两个,都不是安分的。

    “阿玛,我想出去骑马。”离京之前,弘明刚学会骑马,正是兴趣最浓的时候,有机会坚决不放过。

    “去吧,不要跑得太快,小心点儿。”弘明骑马,身边一堆人陪着,要不胤禔哪能放心。

    等弘明出了马车,胤禔立即换了副表情,他扯扯胤礽的衣袖,表情贼兮兮的,“保成,小东西不在,我们可以……”

    “你想都别想。”胤礽就不懂了,胤禔怎么就对床铺以外的地方那么有兴趣,这一次,他坚决不配合了。

    “咱们还没试过在马车上呢?”胤禔不死心,扯着胤礽的袖子摇晃,晃得他心烦意燥。

    “要是弘明进来怎么办?”胤礽拿儿子当借口,其实弘明玩得正欢,完全没有进来的意思。

    “不会的,他出去骑马,没有一个时辰回不来。”胤禔很了解弘明。

    “会有人听见的……”胤礽继续找理由,语气开始变软。

    “你小点声不就行了。”感觉有门,胤禔继续磨蹭。

    “你的手不要乱放,唔……”胤礽半推半就。

    “阿玛,弘景哥哥和弘晨哥哥悄悄跟了来。”弘明的声音从窗口飘了进来。

    胤礽和胤禔双双傻眼,相对无言。

    作者有话要说:

    终于完结了,呼……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